列宁格勒1973

隐姓埋名,不足挂齿
不吃【任何】拆逆,天雷盾铁和LJ

希望所有盾冬粉能详细了解黑锦鲤事件始末

占tag致歉,希望我方妹子详细了解黑锦鲤事件始末,下次被造谣被发洗脑包时至少有话可说而不是无力反驳。

很多妹子已经号召大家在微博转发辟谣帖了,我也不烦人的再啰嗦一遍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事件始末,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转发轮博,那希望盾冬粉能详细了解黑锦鲤事件和黑锦鲤朱/一/龙事件始末,至少把辟谣链接收藏起来,以后如果有盾铁和铁莲花向路人发洗脑包卖惨黑盾冬,你至少可以直接甩个辟谣链接。

不要嘲我们操闲心,都是为了爱😭

微博#盾冬 辟谣##黑锦鲤# 这两个话题里有所有辟谣,详细了解一下,就当吃个瓜了。

如果不想花费太多时间我把比较好懂的朱/一/龙事件始末和黑锦鲤辟谣帖放评论里。

不强求大家转发轮博,至少对于黑锦鲤事件我们心里要清楚怎么回事,不要下次被造谣,被发洗脑包还无力反驳。❤❤❤❤

时光

预警:生子

Steve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他刚结束一个紧急任务,带着满身的灰尘和斑斑点点的血迹,风尘仆仆的打开家门。

他轻轻的脱掉沉闷的战斗皮靴,摆放在门口的鞋架上。脚触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时,疲惫的心灵瞬间放下了一半的重负。

回家了。

客厅有些昏暗,但是不影响有四倍目力的超级战士。他用穿越敌人封锁线的谨慎潜行过客厅,来到起居室。沙发旁亮着一盏落地灯,正撒出一片让人昏昏欲睡的暖黄色。而他此生的两个挚爱就躺在沙发上,被灯光笼罩。

他们熟睡着。一个蜷在沙发里,柔软的棕发散落在暖灰色的沙发靠垫上,金属左手用来拢住婴儿细嫩的双腿,右手则护着婴儿的头颅;而这个天赐的小宝贝儿——安心的蜷在父亲的怀抱里,遗传自另一位父亲的金色的长长的睫毛安静的垂在眼下,他吮着自己的手指睡得香甜,不知道他深夜归家的父亲正用带着硝烟的手指拂过他娇嫩的脸颊,力道轻的像一片羽毛掠过水面。

Steve弯下腰在爱人额头上印下一吻,然后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。终于,疲惫心灵的另一半重负也在此刻烟消云散。

他还没来的及直起腰就被捉住了手指。“你偷袭我。”Bucky忽闪了两下睫毛睁开眼,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。

Steve不知悔改的在他嘴唇上又亲了一下:“我好想你们。”他的轮廓在灯光和黑夜的交接处更加分明,高挺的鼻梁亲昵的划过爱人的鼻尖。

“我们也是,”Bucky摩挲着他的脸颊,指尖反复摸过颧骨上一道嫩红的伤疤,“Hyman天天等着Steve爸爸给他唱摇篮曲。”

“你们两个里谁才是爱听摇篮曲的那一个?”Steve低头,一下一下的亲着他的脸颊和额头。

被戳穿了。Bucky抿着唇,揪了一下他的胡子:“赶紧洗澡去吧,脏兮兮的Rogers先生。”

Rogers先生又亲了一下他的嘴唇,手掌从眉峰上扬过,带笑的声音轻的几乎含在嗓子眼儿里:“Yes,sir.”

Steve洗完澡,擦着头发走到厨房时Bucky正在做蔬菜汤。他倚在门口,看着爱人熟练的把虾仁,甜椒,洋葱切成丁和玉米放在一起,然后开火,融化一块黄油。

轻微的滋滋声在安静的深夜里飘散,是Steven·Rogers和这个世界,最紧密,最温柔的联系。

他忍受着饥肠辘辘,疲惫的,急切的赶回家,回到这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,就是为了此刻。他经历的所有颠沛流离,鲜血哀嚎,疼痛隐忍,都融化在这块滋滋作响的黄油里。

Steve·Rogers 一生都在等待着这碗有Bucky·Barnes独家秘方的奶油蔬菜汤。在少年时代的病床上,在能把人吞掉的战壕里,在沉睡冰原的梦里,在一切Bucky·Barnes不在的日子里。

“我爱你。”Steve抱住Bucky,用胡子蹭着爱人的后颈。

“我也是。”Bucky亲了一下他毛茸茸的下巴,“包括你的大胡子。”

“真的很丑吗?”Steve委屈的咬了一下爱人的耳朵。

“不,很性感。只是小罗杰斯先生可没有我这么有眼光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毛绒绒的毯子,暖黄的灯光,蜷在沙发上的爱人和孩子,还有一碗蔬菜汤,两个拥抱,三个亲吻。这是Steve·Rogers幻想过的关于家的最奢侈的碎片。是沉静黑夜里滋生的隐秘的童话。他很幸运,时隔多年后能够再次拥有。